林漾

【e散】红毯与红斗篷

第五人格同人梗,有受伤死亡。
可能会有ooc,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我就是要强强,相杀相爱。求捉虫,一边成产物

报丧的乌鸦盘旋在散人头顶,尽职尽责地为自己的主人,提供着猎物的位置。散人草草地处理了一下还在流血的伤口,银色的子弹还未被取出,散人甚至能感受到子弹与肌肉之间的摩擦。
这次的监管者不同与之前,与散人所碰见过的监管者相比,这个男人显得太过不同。
在游戏开始之前的等待时间中,散人与其他三个人所谓的“求生者”一起坐在长桌前,散人一直不太喜欢这个称呼,猎物一样的定位与他并不相符。事实也是如此,不管是修电机还是走位救人、遛监管者对于散人来说都并没难度,甚至到现在都没有人抓住过,那红色的斗篷划出的残影。
与之前一样,开局的等待时间漫长而枯燥,但散人总是乐在其中,那些求生者只会在这段等待中滋养绝望,而散人却喜欢在这段时间里发现一些新的东西。比如一位新的监管者,隐藏着监管者的帘幕并未被拉好,露出了监管者的身影,他背对着他们坐在柔软的椅子上。
那个椅子看起来比自己坐着的木椅看起来舒服多了,散人努努嘴,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以示自己对木椅的不满。
过高的靠背挡住了监管者的样子,只露出黑色的头顶,像是静不下来的孩子,那个监管者反复地挪动自己在椅子上的位置,哼着跑调的奇怪歌曲,一遍一遍地分解和组装着自己的武器,一把黑色的狙击枪。
这是散人第一次遇到带着热兵器的监管者,恰好关于热兵器的知识正是散人的短板。在散人正想站起来仔细观察一下的时候,标志着游戏开始的黑暗与眩晕感席卷了散人。
当散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早已离开了等候区。红教堂,散人下意识地想到。散人很喜欢这个游戏地图,很适合和与监管者卡视角和反绕,还能在闲暇时间发现一些关于这个庄园的小秘密。
很幸运开局散人面前就有一台电机,在监管者还未找到人的时间里,足够散人修一台电机了。
嘈杂的密码音,并没有影响散人的好心情,他哼着小曲,回想着等候区的那位监管者。未知的挑战,总会给散人带来快乐。正当散人猜测着监管者眼睛的颜色时,另一位求生者跑到散人身边开始修机。
散人很少记其他人的名字,在步入庄园的同时每个人都用假名隐藏了自己。虚假的代号之下所隐藏的灵魂,是好是坏没有人知道,即使是散人也会多多少少有些防范。
咔嚓,标志着一台电机被破解的声音随着剧烈的心跳同时响起,散人看到了远处走来的监管者,清爽的短发乖巧地搭在额头上,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遮住了监管者的一半面容,却怎么也遮不住他的俊俏,他的视线与散人好奇的视线交汇在一起。是自己最喜欢的湖绿色眼睛,散人这么想到。
优秀的反应能力和思维,让散人在短短几秒里,完成对视和逃跑路线的规划。却没想到有人比他更快,在散人转身要逃时,与散人一起破机的男人,早就在板子另一头放下了板子,挡住了散人的路。
“喂!你这个人……”枪声的炸响遮掩了散人的声音,子弹嵌入身体的疼痛,差不点让正在说话的散人咬断自己的舌头,但却没有停止散人的动作。
散人快速地翻过板子,依靠自己惊人的跳跃能力,蹬着残破的墙壁,一跃而起。散人注意到了打中自己的东西,一把小手枪。监管者之中有着特殊的规则,在游戏开始时不能使用自己擅长的武器,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延长狩猎的快乐,但这个规则确实给求生者们一丝希望。
那把手枪的射程似乎并不远,因为那个监管者并没有再举起它。
预示着有人受伤的钟声敲响,乌鸦聚集在散人周围,但幸运的是并没有人追上来。算上散人破的机子,已经有三台密码机被破译完成,胜算还是很大,但是散人知道最后两台密码机才是游戏的关键。
压下失血过多带来的恶心感,散人站起身来正准备寻找剩下的密码机,突然大钟被连续敲响,乌鸦们兴奋地飞离。有人死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需要抓紧时间了,散人皱皱眉头。
寻找密码机的位置对于散人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安稳修机就有些难度了,钟声又炸响了两人,另外两个人都受伤了。散人正了正自己的斗篷,不能再死人了,就算是为了他自己。
向着心跳剧烈的方向奔跑,就像是扑火的蝶,本应该规划好的路线全变成监管者的身影,这不正常,散人想到。
当散人在一片空地上找到监管者,但那时已经来不及了,一个男人跪倒在地上,他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那个监管者背着狙击枪,将手枪顶在男人额头,面具被脱下,露出了高挺的鼻梁。
散人记得这个男人,等待时他坐在散人旁边,双手不安地把翻动着手指,在散人看过去的同时,还回给散人一个害羞的微笑。他现在眼中溺满了眼泪,喉咙被鲜血填满,残破的断音从肺中挤出。
“救命!”
监管者注意到了散人的到来,他的嘴角挑起,露出戏谑的微笑,对着眼中升起希望的男人说到,拜拜了。如同老友之间的告别,同时毫不留情地按下了扳机。鲜血在散人的视野里炸开,枪声和钟声敲击着散人的鼓膜。逃,身体遵循了大脑的声音,散人向教堂里跑去,哪里有一块板区,也许能甩掉监管者。
刚跑到教堂里,伤口撕裂的剧痛让他跌在了教堂中的红毯上,身后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停止,散人甚至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同时密码全部破译完成的轰鸣已经响起,大门已经亮起。
“害怕吗?”监管者的声音响起,不知为何散人从中听出了得瑟的意味。
“真男人从不害怕!”散人直起身体。他的眼神顺着教堂中的红毯看向教堂外,以散人的视线不难看到正在开大门的男人是之前把他挡住板后的男人。
看来教堂之中的女神像并没有庇护自己,散人苦中作乐地想到。
“看好了。”监管者的声音突然响起。“啥?”散人傻傻地问,在迷茫中他看到了监管者端起了狙击枪,双眼盯着前方,气场骤然变得危险。
扳机扣动,血花炸裂,收枪,钟声敲响。“我强吧。”“真强!”下意识地散人这么回答了,散人的回答显然取悦了监管者。
“edmunddzhang,叫老e就行,还能站起来吗。”“啊?”散人觉得自己有些混乱,这是要放了自己的节奏?“可以……散人,逍遥散人,你可以叫我散人。”散人想了想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挣扎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走吧。”老e突然握住了散人的手,老e的手骨节分明有些病态的白,带着寒冰的温度,散人的手也因失血而寒冷。两只冰冷的手因交握而贪婪地汲取着对方的温度,散人只是乖乖任由老e领着走过红毯,走向大门,剧烈的心跳不再代表着监管者到来的恐慌。为了照顾散人的伤,老e走的很慢,他们路过了死去的尸体,慢慢走向大门。老e最终将散人送到了门口。
“对不起。”散人听到老e这么说到。“我们还能见面的吗。”完全混乱的对话,但是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老e突然笑了,笑的开心而满足,他弯腰执起散人斗篷的一角。笑着说,我可是捉到你了,散愣。这次真的被捉到了,被老e口音逗笑散人这么想到。
走出了大门,散人回想着那从未指向自己的枪口和击中自己时,那双绿眼睛中的惊慌,嘴角的微笑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乌鸦们飞出了大门,为棕发的大男孩送行。
乌鸦们期待着,期待着在这猎物与猎人游戏的庄园中,在红毯的两头他们能再次相遇。
end
小番外
散人:老e这些乌鸦是怎么训练的?真听话!
老e:大母鹅123456789号。
散人:?
老e:乌鸦是肥腻的中年男子
散人:???

有你存在的世界(宝石设)「1」

老e是黑玛瑙,散人是茶晶,两人硬度都是7,就是说kiss的话两人都会碎……emmm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大概是长篇,不过更新缓慢,需要催更,一个小时产物短小(作业问题,你爱偷懒就直说),九键输入可能有虫。能接受向下👇
【1】
散人第一次见到老e,是在一个明媚的早晨,他作为支援者正赶往月人出现的地方。
他的身影在树林中化为一道茶色的光,再快一点,速度还不够。他这样想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陆夫人他们听说了月人出现的区域,就露出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但是他听说了那个区域一直只有一个人在巡逻。
他散人虽然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乐天模样,但是他却并不天真,也不愿失去任何人,不希望任何人被带走,即使是一个从未谋面的人。
树木在飞速后退,已经能看到尽头了,散人收起了自己的像小苹果一样到处乱飞的思绪,握紧了手中的刀,接下来可能是一场恶仗。
如果问散人他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他一定会告诉你,“哇,我那次竟然傻傻的站在那里发呆,真是绝了!”
随风飘动的黑色头发反射着太阳的光辉,浓密(海苔)的眉毛微微皱起,嘴唇微抿,黑色的眼睛冷漠无情地盯着对面的敌人。每一次挥刀都会带走一个敌人。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是属于他一人的舞台。这是一个优秀的战士,散人站在那里,呆呆的想到。
“小心!”“啊?哇!”金色的长箭,悄然无声地瞄准了一旁发呆的茶色身影,即使得到了提醒,散人只能十分勉强的向后躲闪,糟了!晶体碎裂的声音从腿部响起,散人有些狼狈的向下摔去,这下丢人丢大发了,散人自暴自弃的趴在草地上想到,等到武器的碰撞声消失,散人才从草里抬起头来。
“没事吧?”“啊?啊啊,我没事,哈哈。”散人抓了抓他的头发,对着那黑色的宝石人笑笑,试图拿着他那断裂的右腿站起来,摇摇晃晃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在他想再次尝试时,他的身体突然腾空起来。
“诶呀!”“别乱动,拿好你的腿。”他被一个黑色的宝石人公主抱了!公主抱!“别乱动。”本来还想挣扎一下的散人只能乖乖的缩在他的怀里,尴尬的气氛令散人有些不舒服,刚想找点什么话题,另外一个人就说话了。
“埃德蒙德·张,叫我老e就行。”“逍遥散人,叫我散人就好!”“老e你好厉害啊!一刀一个月人怪!真厉害怎么做到的!”经过短暂的自我解释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开始升温,散人有些激动地挥舞自己的双手,以及手中的大腿。
老e被炮弹般的夸赞弄的有些发愣,如果是陆夫人或是乌鸦,他也能说几句骚话再夸夸自己,然而面对散人真诚的脸和闪着星星的眼睛,他也就只是咧着嘴笑笑,不过有些微红的耳根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似乎是一个不擅长接受夸奖的类型啊,散人想到,似乎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呢。
一路上,他们从刀的选择谈到陆夫人的黑历史了,散人发现不管自己向老e安利什么,不管自己再怎么滔滔不绝,老e都会安静的听完并回应他。发现这点的散人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满足的笑笑。直到到了据点才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话题。
等老e把自己交给了陆夫人去修腿,表示自己需要去汇报情况,并表示回来再聊。这一连串事件发生的过程中,散人都没法收起自己的微笑。
“傻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是老e,要是kb你现在就是碎片片了……老e他balabala……”
陆夫人之后具体说了什么散人最后什么也没听进去,不过前面几句话散人确实听到了。为什么自己即使趴在那里也没有受到攻击,明明是个不动的活靶子,还有那即使把头埋进土里也能感受到的那片阴影,以及老e身上的裂痕,似乎一切都能解释的清了。
阳光暖暖的照在散人身上,什么时候还能见面呢?下次好好的谢谢他吧,散人静静地想着,却没发现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
我自己都觉得短小。・゜・(ノД`)・゜・。

提前庆祝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捏一个安没马,第二次捏粘土,。・゜・(ノД`)・゜・。不要嫌弃,我也知道底座丑死人了。╮(╯▽╰)╭处女作在后面,鼓励大家一下。(怕被丑哭的就看看安哥好了( ・᷄ὢ・᷅ ))